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明王首辅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明王首辅》第1518章 迎娶永福(下)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徐晋连过三关,终于来到了中院,行至那方人工湖畔,结果众人抬头一看,顿时头皮阵阵发麻,而徐晋更是脸都绿了,这……太过份了吧!

从徐晋等人所处的位置到宁秀阁前,要经过一段环湖的白沙路,大概有百来米长吧,现在白沙路的两边竟然站了两排手握“棒槌”的宫女,虽然这些棒槌都是用棉布卷起来做成的,但是夹道两边起码有三四百名宫女啊,这一路行到秀宁阁前,身上得挨多少下?太狠了!

只见淑妃和德妃两人各执两根棒槌站在队伍的最前面,笑得是花枝招展,一边还向徐晋亲切地招手!

本书由看书领现金红包!

徐晋苦笑着行上前拱手为礼道:“两位王妃娘娘大动干戈是为何呢?”

淑妃笑吟吟地道:“好教北靖王爷得知,咱们家永福虽然没有公主封号,但仍然是皇家的金枝玉叶,丝毫怠慢不得,日后王爷定要好好待她,若是受了那么一丁点委屈,咱们姑嫂都不会放过你,所以这一顿杀威棒是要给王爷你提个醒。”

德妃笑着接话道:“没错,总之这一顿揍王爷你不爱受也得受着,哈哈,大家准备家伙好好侍候姑爷!”

德妃一声令下,一众宫女都娇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棒槌,顿时群雌糑糑,声势还真不小。

徐晋只好苦笑着双手抱头,赵大头把胸一挺,大声喝道:“弟兄们,保护王爷!”

一众亲卫立即呼啦地冲上前,把徐晋团团护在中间,然后沿着白沙路一路往前狂奔,一众宫女惊呼着纷纷挥动棒槌往徐晋等人身上招呼,整支迎亲队伍顿时被揍得抱头鼠窜,狼狈不堪,有人慌乱之下摔了一跤,立即被宫女们围着一顿胖揍。

“对,揍他,揍他,哈哈哈哈!”永淳公主和嘉靖两人站在宁秀阁前看热闹,笑得前俯后仰,差点打跌。

“嘻嘻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呀,本公主也要过一把手瘾!”永淳公主双手举着两根棒槌,大喊一声杀呀,便迎面向着迎亲队伍冲去,谁知却脚下一滑,扑通地摔了个饿狗啃屎,吃了满嘴的沙子。

嘉靖笑得眼泪都差点都飙出来了,这时一众亲卫正好护着徐晋冲到跟前,见到一人极不雅地趴倒在路中间,还以是普通的宫女,其中一名士卫便用脚一挑,把永淳公主挑到了路边,然后继续往前冲。

永淳公主哎哟的惨叫一声,差点就滚到湖里,当她狼狈地爬起来时,徐晋已经在一众亲卫的簇拥下闯入了宁秀阁中。

“可恶!可恶!太可恶了!”永淳公主气得直咬牙跺脚,又呸出两口沙子。

“公主殿下,你没事吧?”旁边的宫女围上来关心地问。

永淳公主气呼呼地道:“气死本公主了,不可饶恕,本公主要报仇。”说完挥起棒槌狂揍后面迎亲队伍中的一名乐师。

那名乐师正卖力地吹着笛子,却突遭无妄之灾,被揍惨了,只能一边吹笛子一边撒开脚丫子跑了开去,结果永淳公主还不解气,一路追着他打到了宁秀阁前。

“公主殿下咋老打俺一个?呜呜!”那名乐师显然认得永淳公主,苦瓜着脸哭道。

“谁让你长得最欠揍,就打你!”永淳公主又敲了乐师一下,这才骄傲地进了宁秀阁。

那名乐师委屈地摸了摸脑袋,大家都说俺跟北靖王长得有点像,英俊帅气就欠揍吗?

且说徐晋闯过了“棒槌阵”,进了宁秀阁,虽然有点狼狈,但在一众士卫的保护下,身上倒是没挨多少下,稍微整理一下衣服便从容地往屋里去。

只见客厅正中,蒋太后和嘉靖两人居中,皇后贺芝儿坐在嘉靖的左手侧,资格老的太监和宫女则侍立在两人身后。徐晋上前便拜道:“臣徐晋,参见皇上太后、皇后娘娘!”

“嗯!”嘉靖端着架子老神在在地嗯了一声,贺芝儿甜笑着点了点头。

看着眼前唇红齿白,英俊儒雅的女婿,蒋太后心里也是欢喜得紧,乐呵呵地道:“晋哥儿快快请起。”

徐晋没有站起来,反而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道:“谢太后,孩儿此来是要接秀宁回门的,孩儿日后定然会加倍爱护宁儿,一辈子宠着她,让她幸福快乐,请太后和皇上放心!”

“好好好!好孩子,快起来吧!”蒋太后乐得合不拢嘴。

嘉靖轻咳了一声道:“徐卿今日这番话,朕都记住了,日后,朕的永福姐姐若在你们徐家受了委屈,朕绝不轻饶于你!”

场面话嘛,徐晋自然连忙诚惶诚恐怕地配合道:“臣不敢!”

嘉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:“起来吧!”

徐晋站了起来,礼官便高声唱道:“姑爷迎亲,请姑娘出阁!”

话音刚下,便见两名宫女搀着披了红头盖的永福公主袅袅娉娉地行了出来,徐晋心中一热,正要迎上去前,脚步却突然僵住了,原来屏风后面竟然又转一名披着红头盖的“永福公主”来,还不止,后面陆续有来,两个……三个……四个……五个……六个,整整八个。

徐晋不由傻了眼,如今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有八名新娘子,一般高矮肥瘦,同样戴着凤冠霞帔,同样盖着红头盖遮住了脸面。

这是要效法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吗?

徐晋汗嗒嗒,本以为已经历尽了“劫难”,终于取得了“真经”,没想到嘉靖这小子竟然玩这一出!

座上的嘉靖露出了贱兮兮的贼笑,蒋太后则一脸的嗔怪地剜了儿子一眼,低声道:“胡闹!”

至于永淳公主这家伙,早就乐开了花,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戏。宫女抱月笑嘻嘻地道:“王爷,咱们小姐就在这六人当中,王爷只有认出咱们小姐来才能接走,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哦,可千万别弄错了。”

屋内顿时静了下来,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徐晋身上,这时,即便是徐晋也感到了一丝压力,他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并排着的八个新娘子,可惜,根本无法从身形上认出来,这些人的高矮肥瘦都差不多,又穿着宽松的大红喜服,除非有透视眼,否则怎么可能认得出来?

徐晋在一众新娘子前来回踱步了盏茶的功夫,依旧没能认出哪一个才是永福。刚开始,嘉靖和永淳公主还在笑嘻嘻地看戏的,渐渐也担心起来,徐晋这家伙要是真的没辙,那最后怎么收场?

而蒋太后则更是急得不行了,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,她都要动手教训嘉靖和永淳这两个捣蛋的家伙了!

这时,徐晋忽然在第三名新娘子的面前停了下来,一伸手便抓住她的手腕,大声道:“这个……”

完蛋了!

永淳公主的心脏都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,因为徐晋挑错了,然而就在此时,徐晋却又松了手,继续道:“……不是!”

嘉靖和永淳公主都暗吁了一口气!

这时徐晋又迅速抓住旁边另一名新娘子的手,然后又马上放开:“这个……也不是!”

大家都被徐晋弄得一惊一乍的,永淳公主和嘉靖不由哭笑不得,他们本来想整徐晋,但从效果上来看,倒像是他们反过来被徐晋整了。

“这八个都不是,真正的宁儿在……这里!”徐晋忽然哈哈一笑,快步走到屏风后面,很快就从后面牵出一名身穿凤冠霞帔,头戴红头盖的新娘子出来。

永淳公主不由傻了眼,腾地站了起来嚷道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此刻,永福公主被徐晋亲密地牵着小手,既羞且喜,幸好有红头盖遮住,要不然太难为情了。

嘉靖这时也奇怪地问:“徐卿是怎么知道这八个人都假的?”

徐晋微笑着解释道:“很简单,如果秀宁就在这八人当中,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来回踱了盏茶功夫而不给半点提示的,而且当我连续牵了两人,其他六人均没反应,而被我牵的那两人也明显表现出抗拒,所以臣可以肯定,这八人都不是秀宁。”

“狡猾的家伙!”永淳公主心中暗暗嘀咕,悻悻地问:“那你怎么知道永福姐姐就藏在屏风后面?”

徐晋神秘一笑道:“这是个秘密!”

永淳公主不由翻了个白眼,虽然很好奇,但徐晋不说她也没办法。

这时,那八名新娘子均笑嘻嘻地掀起了红头盖,果然没有一个是真的,均是宫里的宫女。

接下来,徐晋便牵着永福公主行到蒋太后和嘉靖的面前跪倒行礼,又在礼官的指导下走完所有繁琐的礼节程序,然后才出阁上轿,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离开了避尘居,按照原来的路线返回徐府。

由于徐晋没有父母,所以两人对着徐晋父母的神主牌拜了堂便送入洞房,至此,婚礼的仪式才总算走完了,徐晋差点没累瘫,不过,他还不能休息,得到前面敬酒招呼客人呢。

直到月上中天,宾客们都走光了,徐晋这才有暇沐浴更衣,然后借着月色,带着几分酒意往洞房而去……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
关闭